back

等了20年,法拉利就给我一台这个?

原创 2019-12-30 08:00
易车编辑
易车新闻编辑

当我们谈到爱情时,都会有一个核心的问题:“你会永远爱Ta么?”而我对她,能否“永远”我还未可知,但爱她20年,我已经做到了。

跟所有男孩子一样,我也有一个法拉利梦,这没什么,谁不喜欢法拉利啊,是吧?但是这个梦能做20年而且矢志不渝的有几个呢?从1999年第一次偶然看到F1法拉利的比赛开始,我就再也没放下过“驾驶法拉利”这个梦想。20年后的今天,我终于有幸与她共度一天,但来的却是她……

在讲我驾驶的这辆法拉利之前,我想先给大家分享一个关于我和的故事。一个你能爱20年的人,绝不仅仅因为她尊贵、奢华或者难以拥有。而这些年,我也收藏了诸多和以及车王舒马赫相关的车模、画册和书籍,先来张合影给大家秀秀,后边她们还会逐一出现在我的故事中。

20年前的一个周末,我在陪外公看电视,外公百无聊赖的翻着电视机并没有找到好看的节目,而我同样百无聊赖的迎合着这种略微尴尬的氛围。突然!一个赛车的画面闪过,我只看到一辆红色的魅影,便大叫一声让外公调回刚才的频道。随后目不转睛的看完了我的第一场F1比赛,我当时的眼神和下图中的小男孩一样。

这张剧照中的小男孩,演绎的正是童年时的恩佐·法拉利在跑了数公里路,去小镇上第一次亲临现场观看赛车比赛时的样子。你看,他眼里有光!

提到,就不得不提到那个和他命运绑定的人——迈克尔·舒马赫。这个被称为车王的男人,初次在夺冠是1992年,也是我出生的那年。你知道,追星的人都喜欢给偶然的数字赋予奇妙的意义,我也一样。

从我开始看的第二年开始,就是舒马赫在创造五连冠的开始,我可以说完全经历了舒马赫王朝最辉煌的那几年,以至于对之后的阿隆索、汉密尔顿和维特尔都没有太多感触。他第七冠驾驶的那辆F2004,至今仍然被评为世界最快赛车15年后的赛车在空气动力学和轮胎规则如此宽松的今天,依然无法打破F2004创造的所有赛道记录。

除了五连冠合集外,我最视若珍宝的就是常年霸占汽车拍卖榜首的250 GTO、舒马赫那台黑色的30号FXX、当年在福特老家复仇GT40的330 P4,以及尼基·劳达和迈凯伦车手詹姆斯·亨特拼命时,驾驶的312 T2赛车。

2018年,一辆银色的250 GTO被拍出了7000万美元的天价,约合人民币4.9亿元!而2017年为庆祝成立70周年,在古德伍德速度节上找来了十几辆250 GTO一起巡游,想象一下将近100个亿开在路上是怎样的场景。

而这其中,第三个和第四个故事都已经被拍成电影,福特和法拉利撕逼的故事《极速车王》即将上映,而尼基·劳达和詹姆斯·亨特撕逼的故事《RUSH极速风流》已在2015年上映。再加上开始提到的《法拉利传》,这是我强烈推荐的三部赛车类电影,看完这些,你就会发现《速度与激情》八部曲就是垃圾!


从7岁开始通过F1喜欢上法拉利,但真正像烙印一样烙进我心里的,是下面这家上海南京路的法拉利展厅。

2005年夏天,那是我小学毕业的暑假,为了去看一眼中国第一条承办比赛的赛道,我没有去游山玩水,而是径直去了上海。有天晚上,经过这家店时,看着灯火通明的展厅和美如画的跑车,我呆住了。我妈想拉我进去看看,但是一种自卑感瞬间涌上心头,我死拽着她的手最终没有进去。也许我认为当时的自己配不上她,但我也暗下决心,将来的某一天我一定要开上

当这天终于到来时,我见到的是一台黄色的Portofino,她是加州的继任者,依旧带着硬顶敞篷的“人设”,所以我觉得与她最合适的约会场地必然是在山路上,感受风和阳光才是敞篷真正的意义所在。

Portofino的设计没有出自宾法之手,让人有些遗憾,但你还是可以在她身上找到812和GTC4Lusso的影子,比加州的气质更为阳刚。

侧边的导流槽和尾部巨大的扩散器,都在表现着设计师对大自然之力的敬畏之心。这也是为什么基本不会设计尾翼的原因。

为了迎接她的到来,我苦练8年驾驶技术,我希望我可以成为那个配得上她的人。但令我震惊的是,我印象中的对驾驶技术要求颇高,而Portofino则是一款可以开去买菜的。在山路上把自己的脉搏逼到150以上,每一次攻弯都给你极强的信心,能让我在弯中有如此安全感的车,她是让我印象最深的那个。

当你把侧窗升起,即使在寒风中开着敞篷,也不会觉得太冷。同时她的减震,在舒适模式下软到仿佛开着的不是一台超跑。我终于意识到,原来可以买菜的超跑已经不止有911。

但是当你全力踩下油门的一刹那,即使没有关闭ESC防滑系统,她那躁动的翘臀也还是会提醒你,别随便撩拨她,否则留给你的可不止脸上的五指手印。

夜幕降临,将Portofino开回市区,她从我的专属伴侣变成了路上的焦点。在路边稍事休息,也是在向路人宣誓主权。另外,听说姑娘们对单手开法拉利的男人没有抵抗力?

很多人说北京这座城市是冷漠的,作为北漂是需要冷暖自知的。但是在零下4度的,有一辆陪伴着我看着这座的车水马龙,是这寒冬中最暖心的事情了。对我来说已不单单是一个超跑品牌,跃马的图腾也是我不断鼓励自己向前的信仰。


最后的最后,我还想说一句,如果她是红的,而且能毫无顾忌的用尽她的动力,就更完美了。所以2020年的第一个心愿就是:希望能在赛道上驾驶一台红色的,随心驰骋。

点击加载更多
打开app 查看更多精彩
微信
朋友圈
相关推荐
加载更多